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走天下 > 国内旅行 >

黄坛追行徐霞客

时间:2015-05-27

    400年前,风华正茂的大旅行家徐霞客从宁海出西门,踏上黄坛的土地,真正开始了他探访中国名山大川之行。在他的鸿篇巨著《徐霞客游记》的开篇首段意气风发地写下“癸丑之三月晦,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这样一段充满喜悦轻灵感情色彩的文字。黄坛镇因此被称为游圣开篇第一镇。

    黄坛镇位于浙江宁海西部,是宁海城区出西门的第一镇。镇内地形以山丘陵间为主,尤其双峰一带森林茂密,山清水秀,谷深溪幽,云雾飘渺,常被摄影爱好者称为“宁海的青藏高原”。过了浙江宁海县城西边的黄坛镇,顺着黄坛水库的走向,沿盘山公路继续西行去双峰,一路上,你会发现,不论是留五扇村上空缭绕的云雾,榧坑村历经沧桑的万年桥,也不论是王家染村的水墨氤氲,中央山村闪亮的梯田,都足以让你迷醉在这田园风情中而忘记时间的存在。车子经过留五扇村,村子的名字里透着古意和诗意,让你感到新奇。而事实上,这个名字的来历却相当悲壮。传说元代至26(1289),为反抗蒙古人统治,宁海黄坛杨镇龙率众起义,后遭十万元军围剿血洗,混乱之中仅杨三教一家挟带五扇屏风逃到深山(今双峰横坑岭头)隐居,故山名“五扇岭头”,村名“留五扇”。


    临近傍晚的细雨中,浓雾完全笼罩了村子后的山项,白茫茫一片。而山下、村子四周,满目呈现的,是浓得化不开的绿。村口,一位穿衣的老人,牵着一头耕牛,缓步走过。这景象如诗画、如梦境、如仙人居住的世外桃源。离开留五扇村继续西行,到达榧坑村,已是晚饭时间。榧坑村海拔400米,村民大多姓胡。据说,胡姓祖先于明朝洪武年间由宁海县深圳镇中胡村迁入。


    榧坑村家家户户都拥有榧树,多为木榧。木榧和香榧不同,主要是木榧味道不如香榧。数年前,黄坛镇开始从诸暨引入香榧种植或嫁接到木榧上。现在,双峰已成为香榧种植基地,“双峰香榧”品牌已有相当知名度,不少农户受益于此。在榧坑村口,有一座看上去颇不起眼却承载着桥梁历史的乱石拱桥——万年桥。万年桥建于明末清初,全长34米,跨径18米,宽4米,高10米,为宁波地区最有代表性的古代高山乱石拱桥,也是“宁波十佳名桥”之一。它在浙东同类古桥中,拥有两项第一:海拔最高,跨径最大。


    万年桥充分利用当地独特的地理环境,因地制宜,采用山溪天然卵石堆叠,不用任何牵拉粘结材料而能横跨于山乡水村,基础坚固,状若蓝天长虹,颇有阳刚之美。桥面上铺泥沙、嵌卵石、设台阶,两旁置数十块天然大石作桥栏,通体没有任何雕琢。远望去,万年桥桥身似乎裹着一层绿衣。走近细看,才发现原来是多情的藤蔓顽强地攀附其上,充满无限生机,又给万年桥增添了几份柔美。万年桥下,是昼夜不息的大松溪。大松溪源于海拔900米的天台山望海岗,流经万年桥,蜿蜒奔腾,汇入白溪水库。


    微雨中,站在桥上,仰峰俯涧,山顶烟浮云掩,氤氲如画。此时,或许你可以体味到“宠辱皆忘,把酒临风”的快意。一位身披蓑衣的村民神态安详地自桥上走过。他或许对桥下的潺潺流水和桥上四面险峻的山峰熟视无睹。但说起万年桥,村民们都知晓它的年代久远。次日清晨5点,雨后初晴,云雾停在了半山腰,离榧坑村不远的中央山村就被笼罩在这片云雾之中。山野的清新秀
色仿佛霎那间闯入视野,心情顿时豁然开朗。

    在这里,你会很自然地想到“谷”字,两山夹峙为之“谷”。团团云雾就在这两座山夹峙的谷底里翻滚。置身这片氤氲里,仿如是在梦中,踏云而来,追云而去。云雾变幻万端,似乎安静沉聚着的雾内里在积存着力量,当微风自谷底吹过,雾便乘风势向着密林山体蔓延。这时你会看到一幅写意的水墨山水画,密林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白的雾、绿的树林纠缠一起,如幻如梦在仙境里一般。风继续吹过,云雾的势头减弱了,慢慢地又从山上退下,沉聚在谷底,重新积聚、酝酿,等待下一次的升腾。


    天边一点点亮起来,朝霞一点点绚起来,村庄一点点清晰起来,云雾一点点飘远了,白墙黛瓦的屋顶上,开始有炊烟飘起,水稻田边也看得见村民劳作的身影了。眼下正是灌田下秧时节,泛着白色水光的水田,像一块块白玉嵌镶在群山绿色之中。而村民劳作的身影就点缀在其间,绝美的田园风情画,就这样展现在眼前。沿着盘山公路前行不久,海拔500多米的王家染村就呈现在眼前了。站在山顶向下望去,云雾在半山腰缭绕;往山下走,云雾也逐渐围绕着我们,或许这王家染村也因此而得名吧。

    村口有一小水库,岸边有两棵掩天蔽日的古树,相拥在一起,并肩而立。左边是马尾松,树龄500年,右边一株是枫香,树龄400年。树倒影在水里,风吹涟漪起,看上去别有风情。村子四周稍稍平缓的坡上,都筑了梯田,梯田下面,就是白溪水库。此刻,整个村子被笼罩在雾海里,飘渺的像一个梦,怎么看也看不够。近看有近看的妙处,远观有远观的风景。稍稍换个角度,整个王家染村就又有了别样美丽。在摄影师眼里,王家染是他们心中想象已久的长画卷,一点一点地展开,有清流翠竹,有茂密葱茏,有浓墨重彩,有水墨氤氲,最后铺陈在眼前的,是一幅天然无饰、大美写意的原生态山景画。

Copyright © 2002-2019 旅游世界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