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热资讯 > 杂志精读 >

詹姆斯·西格尔:飞越“驼峰”线的美国“飞虎队”员

时间:2018-08-16

一个人发挥关键作用,甚至影响整个战争,这样的事是非常罕见的,但詹姆斯·西格尔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在中缅印战区(二战期间美国陆军对其在中国、缅甸、印度军队的称谓)的表现是超凡的,他的故事不可不说。

文丨莱利 M · 库什纳 翻译丨刘嘉蕙

照片来源丨莱利 M · 库什纳 迈克尔 · 休格 古照片来源丨 詹姆斯 · 西格尔

詹姆斯·西格尔:飞越“驼峰”线的美国“飞虎队”员

 

我非常荣幸能够见到詹姆斯并与他共度一段时光。詹姆斯是一位亲切的绅士,现在已经九十八岁了。他给我讲述了他非凡的故事。

詹姆斯年轻时就对航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在完成学业之前,就获得了私人飞行员执照。

毕业后,詹姆斯在普拉特·惠特尼飞机发动机厂找到了一份制造飞机发动机的工作。一天,一架军用飞机降落在工厂旁边的空地上。詹姆斯看见飞行员穿着漂亮的陆军航空兵制服从飞机上出来,走进了工厂大楼时,心里就想,这就是我想做的事——当一名陆军飞行员。那一年是1941年,詹姆斯加入了美国陆军航空公司。

詹姆斯被训练成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并且在射击方面取得了最好的成绩。就在日本袭击美国的五天后,他从飞行训练中毕业,被分配到一个歼击机中队。然而,在他去歼击机中队前,命令改变,他被派去驾驶多引擎飞机。

在西雅图工厂和佛罗里达这段路程中驾驶B17 轰炸机飞行了一段时间后,他接受了一项新任务——驾驶一架C79 货机从佛罗里达飞到印度。然后他需要穿越喜马拉雅山脉将货物从印度的查布亚运送到昆明。因为驾驶过B17,所以他有驾驶多引擎飞机的经验,但是他没有操控仪器的经验。詹姆斯告诉我,他很幸运地成为拥有驾驶DC3(C74的民用版本)上千小时经验的飞行员的副驾驶。他说,许多飞行“驼峰”(飞越喜马拉雅山脉的路线的昵称)的机组人员没有他的飞行员那样有使用仪器飞行的经验,所以没有多少机组人员幸存下来。

詹姆斯·西格尔:飞越“驼峰”线的美国“飞虎队”员

 

詹姆斯学东西很快,所以不久他就成为了操控仪器的专家。飞越喜马拉雅山脉时天气很差,能见度有限,操纵仪器变得十分重要。还有另一个问题存在—— C74是一架很棒的飞机,也是陆军空中升降机服务的主干,但它设计的飞行高度为四千米。穿过喜马拉雅山脉的最低路线为五千米。为了安全飞越驼峰,飞机要至少飞高三百到四百米。于是,飞机经常过度负荷。

缺乏经验的机组人员、飞机的过度负荷和恶劣的天气导致数百架飞机失事,并造成数百名飞行员丧生。这是令人绝望的,但风险又是必然存在的。

美国志愿团体9avg是在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命令下成立的。该组织准备接收100架P40战斗机,并作为克莱尔·陈纳德(Claire Chennault)的中国空军的一部分。后来,这个组织被称为“飞虎队”,事实上,飞虎队从未拥有过 100架P40战斗机。大约拥有35架飞机。但由于缺少零部件和燃料,大部分时间只有少数飞机在运行。最初的“飞虎队”从1941年12月开始运作,一直到1942年7月4日。克莱尔·陈纳德作为美国陆军准将继续担任指挥。

詹姆斯·西格尔:飞越“驼峰”线的美国“飞虎队”员

 

“飞虎队”的主要基地在昆明,在日本占领地区附近有三个前沿基地分别在桂林,零陵和衡阳。飞虎队需要应对的问题很多:比如燃料、弹药、零部件、食品供应,然而,直到今天,他们仍是所有空战部队中作战记录最好的。

1942年6月,詹姆斯·西格尔(James Segel)和他的机组人员开始从印度查布亚(Chabua India)穿越驼峰向昆明运送物资。在昆明卸完货物后的某天,飞虎队成员问詹姆斯和他的飞行员科特·卡顿(Curt Caton)是否愿意运送物资到桂林。科特和詹姆斯讨论了形势,答应运送燃料,弹药和食物。他们的C47,名为费迪南德(Ferdinand),成为第一架为飞虎队运送物资的货机,并且是接下来三个月内唯一的运送物资的货机。他们的货运航班被称为“中国快车”。如果费迪南德没有把燃料和弹药送到桂林,零陵和衡阳,P40就无法起飞!这段时期对于费迪南德的队员来说很不容易。每天,他们都要多次往返于前线基地,每天飞行10个小时。科特得了疟疾,其他队员患了痢疾,詹姆斯瘦了10公斤,他们每次飞行都是在没有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随时会被敌机攻击,十分危险。由于科特患了疟疾无法驾驶飞机,詹姆斯从右边副驾驶座位移到了左边驾驶员的座位,并且开始指挥C47。

詹姆斯·西格尔:飞越“驼峰”线的美国“飞虎队”员

 

詹姆斯是一名训练有素的飞行员,他希望能够尝试驾驶P40飞机,于是他询问了一名中队指挥。指挥告诉他燃料、零部件太过缺乏,所以不允许任何与作战任务没有直接关系的飞行。事实上,他们缺少适合空中飞行的飞机和燃料,没有足够的飞机让所有战斗机飞行员执行所有的战斗任务。

陈纳德(Chennault) 将军多次要求费迪南德的机组人员让他乘飞机前往战时首都重庆。陈纳德将军是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他备受部下的尊敬和爱戴,与部下的关系也十分融洽。有一次送将军去重庆参加一个会议,詹姆斯问将军愿不愿意到驾驶舱里驾驶飞机。将军对詹姆斯说,你开飞机,我来准备三明治。从某种程度来说,詹姆斯只是万千群众中的一人。然而,他是一个战术天才,他想出了如何利用他的小型低空飞机打败具有优秀作战能力和人数占据优势的日本空军。在陈纳德将军的指挥下,官方统计“飞虎队”击落了299架日本飞机,非官方估计还有100架。“飞虎队”损失了14架飞机。没有其他的空军有过类似的

作战记录。

在当时,当一名美国飞行员不得不从飞机上跳伞或迫降时,如果没有当地人的帮助,生存的几率很低。为了让当地人帮助被击落的飞行员,身份证布条(Blood Chit)被缝到飞行员夹克的后面。身份证布条挽救了许多飞行员的生命。

1942年9月,美国空军已经完全接管了“飞虎队”。此时他们有了更多的飞机,包括战斗机和货机。由于恶劣的生活条件和日益恶化的健康状况,科特和詹姆斯决定把“中国快车”交给其他机组人员,然后飞回印度查巴亚休养。

回到印度后,詹姆斯被安排再次飞越驼峰,但现在他是C47的飞行员,所以重新承担了完成50次飞越驼峰的任务。这其中并不包括他为飞虎队运送货物的那三个月当中的飞行。

飞越驼峰是危险的。C47一直在努力穿越喜马拉雅山脉。飞机上任何差池或机翼上有一定厚度的冰都将造成机组人员的灾难。 在他的一次飞行中,飞机开始急速下坠。詹姆斯知道一定是冰导致的坠落。他竭尽全力,但飞机仍在向下降落。于是,他命令机组人员将飞机上的大量货物抛下。由于飞机减轻了重量,詹姆斯得以重新提升高度飞越群山。但很多机组人员就没这么幸运了。许多飞机在山区坠毁,所以这个飞行路线被称为“铝径(aluminum trail)”。一个周末,仅仅两天,就有50架飞机坠毁。事实证明,在对抗日本的战斗中,飞越驼峰比驾驶P40更危险。飞行员的技术很重要,也不可或缺。詹姆斯的导师科特·卡顿是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他曾在美国东海岸的许多风暴中飞行了数千小时。尽管他技术高超,但运气却不好。在最后一次任务中,他没能到达目的地,他的飞机始终没有找到。

除了飞越驼峰, 詹姆斯还执行着给在缅甸丛林与日本作战的突击队空投物资的任务。这是十分危险的行动,因为C47必须飞得非常低并且十分缓慢,才能空投补给,因此许多飞机被地面火力击落。詹姆斯很幸运能在执行任务后幸存下来。

詹姆斯和他的队员参加过一次营救任务,那时日本人袭击了缅甸的一个镇。镇上的人都急切地想要逃离。因为日本人的占领意味着死亡。詹姆斯驾驶飞机与其他三人去营救难民,并往返多次。他的飞机载客量为21人,但每次飞行都超载。有一次他带走了78人。这次行动中,超过1200人被安全的运送出去。

詹姆斯·西格尔:飞越“驼峰”线的美国“飞虎队”员

 

在飞越“驼峰”完成了50多个任务后,詹姆斯被指派到内华达州(Nevada)里诺(Reno)的一个基地,成为一名飞行教练。这个基地是为训练飞行员进行高空飞行而建立的。里诺位于美国最高的山脉,西拉-内华达山脉(Sierra-Nevada)的东坡上。此外,C46这种新的货运飞机正在被引入高空计划。詹姆斯教了许多飞行员如何在飞越高峰时存活下以及如何在不利条件下控制C46。

C46能够克服C47在高空飞行遇到的问题。C46的载重量和功率是C47的两倍,它可以飞得比C47高得多。这架新飞机被紧急投入使用,以满足飞行驼峰的作战需要。然而这架飞机没有经过充分的测试,有严重致命的问题,燃料箱的烟雾可能会被点燃,引起爆炸,摧毁机翼。这个致命的缺陷造成了许多飞机的损失。

詹姆斯被指派为训练部队的飞行安全官员(FSO)。他与柯蒂斯飞机的工程部合作, 以纠正C46的许多问题。他对C46的操作知识非常精通,并被指派为C46编写操作手册。

詹姆斯·西格尔对战争的贡献是巨大而卓越的。他为飞虎队运送燃料和弹药,使其能够阻止日本人轰炸中国城市,挽救数千人的生命。像詹姆斯·西格尔这样冒着生命危险飞越驼峰的飞行员以及数百名在驼峰上丧生的美国机组人员,都应该在中国人民心中占据一个特殊的位置,因为他们为中国人民的利益做出了极大的牺牲。

Copyright © 2002-2017 旅游世界杂志社版权所有